Page 1 of 3 123 LastLast
Results 1 to 15 of 34

Thread: Chinese Translations

   
  1. #1
    Points: 152,225, Level: 100
    Level completed: 0%,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0
    Overall activity: 19.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Overdrive50000 Experience PointsVeteran

    Join Date
    Sep 2009
    Location
    USA
    Posts
    16,078
    Points
    152,225
    Level
    100
    Thanks
    423
    Thanked 34,440 Times in 7,257 Posts

    Default Chinese Translations

    This is the dedicated thread for Chinese Translation of Daily Trial Information and Witness Testimonies.

    mkgenie is the volunteer translator.
    Twitter : Ivy_4MJ

  2. #2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2011年9月24日 - 据路透社报道,周五,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死亡案的12人陪审团已经选出,他们将在接下来的五周时间里决定私人医生康纳德·莫里(D r. Conrad Murray)的命运。

    陪审团的构成为7名男性和5名女性。按种族构成划分的话,有6名白人、5名西班牙裔和1名黑人。其中一个陪 审员说他上世纪80年代曾在迪士尼公司工作时短暂见过杰克逊一面,当时杰克逊主演了迪士尼乐园的娱乐项目3 D电影《EO船长》(Captain EO)。这名陪审员说他会公平对待这次审判。

    根据陪审团选定后释放的问卷来看,这些陪审员来自各个行业,有书商、校车司机、法律助手和教授 。
    另外有三名女性和两名男性被选为候补陪审员,以防选出的陪审团中有人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出庭审判 。
    洛杉矶高等法院法官迈克尔·帕斯特(Michael Pastor)限制了双方律师对84名候选陪审员的提问时间,以迅速选出陪审团,下周二9月27日能开始开 庭陈述。一名检察官称这次甄选就像“快速约会”。

    周五的程序对陪审员候选席进行了严格的盘查。本月早些时候,370名候选人各填写了一份30页的问卷,直到 现在,12名陪审员被最终选出。

    法官向陪审员表示,此次审判将会电视直播,但他保证陪审团不会被拍照或上电视。“我们将严肃保护你们的隐私 。”

    莫里被控给杰克逊住着过量药物导致其死亡而犯下过失杀人罪。杰克逊死于2009年6月25日,享年50岁。 检方说莫里用强力麻醉剂异丙酚给杰克逊当安眠药使用,并没有在用药期间恰当的进行监控。
    莫里的辩护律师则将反驳说是杰克逊自己在莫里离开房间的时候给自己注射或吞服了致命剂量的异丙 酚。

    在周五面试开始时,所有候选人都说他们熟悉这个案子。他们中的一些在周五还被公开要求说出他们对杰克逊的看 法。

    一个女人说她从杰克逊五兄弟时代就记得他,在她回忆里他是个唱歌跳舞的童星。莫里的首席律师埃德·切诺夫( Ed Chernoff)问她是否认为杰克逊在成人期间也特别的童真。这个女人说“不”。
    切诺夫还问陪审团候选人说,他们是否相信,由于杰克逊天真的本性,他是否就比较不能作出合理的 决定。

    “有任何人认为迈克尔·杰克逊应该可以负有不同程度的责任?”切诺夫问。没有人举手。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莫里律师想要的决定性因素,因为他们想要展示杰克逊对自己的死亡也负有部分责 任。

    副地方检察官大卫·瓦尔格伦(David Walgren)则对陪审员使用了类比:想象一个醉酒的司机听着音乐,撞上了不看路的行人。

    这个假设是为了引申出究竟莫里或杰克逊谁的过错更大。陪审员候选人的回答各不相同,但一些陪审员说,如果司 机对死亡负有一定责任的话,他或许就是有罪的。

    如果被判罪,莫里将面临最高四年的牢狱刑期。

  3. #3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2011年9月24日 – TMZ得到了已选定在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死亡案中被控过失杀人的康拉德·莫里(Conrad Murray)医生审判中担任陪审员的12人的答卷。以下是一些值得关注的亮点,譬如12人中有至少9人或 多或少是杰克逊的歌迷:

    陪审员127号,墨西哥裔美国人,女性,54岁,道具员。她女儿五年前曾经有酒精和药物问题,而且她认为名 人(例如帕丽斯Paris、布兰妮Britney和林赛Lindsay)在法庭上受到不同对待。少女时喜爱 MJ的音乐。

    陪审员145号,白人男性,45岁,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他的妻子是医院的儿科护士,之前曾经两次担任陪审 员(一次谋杀案,一次强奸案),在Netflix上看过《就是这样》(This Is It)。

    陪审员61号,白人女性,57岁,无业。以前曾经在红十字会工作,离婚,听NPR无线广播,持续关注OJ辛 普森(OJ Simpson)案件,她弟弟有药物问题,曾5次担任陪审员。

    陪审员70,白人男性,54岁,大学动画与艺术教授。曾经为迪士尼(Disney)创作过动画角色,关注过 辛普森案审判,曾经酒后驾车,认为名人得到的法规待遇不同,他们会改变调整规则。MJ的歌迷。

    陪审员44号,古巴/墨西哥裔白人。看历史频道的《典当之星》(Pawn Stars)、《混乱之子》(Sons of Anarchy)和《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听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的节目,家庭成员有酗酒行为,曾经担任过民事案件陪审员。MJ的歌迷,尤其喜欢《颤栗》(Th riller)。

    陪审员49号,白人女性,43岁,国际营销公司的通讯部门负责人。看《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和《天 堂执法者》(Hawaii Five-0)和赛车频道,曾经做过医药营销工作,担任过涉及乱伦的儿童性虐待刑事案件陪审员。她不认为警察对名人更 为宽大。

    陪审员100号,白人女性,48岁,有30年资历的律师助理。看《老大哥》(Big Brother)、,《幸存者》(Survivor)、《急速前进》(Amazing Race),看过凯西安东尼(Casey Anthony)审判。她的哥哥是名急救员。认为法律系统中对名人和富人有区别对待。

    陪审员52号,墨西哥裔男性,51岁,邮递员。看《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妻子是企业医药助理。MJ的歌迷。

    陪审员99号,西班牙裔男性,42岁,校车司机。父亲有酒瘾,岳父死于酗酒,曾担任过一次陪审员。MJ的歌 迷。

    陪审员38号,西班牙裔女性,36岁,客户服务代表。曾申请破产,听瑞恩希克雷斯特(Ryan Seacrest)的广播节目,看过凯西安东尼的审判,因为这涉及到孩子。前雇主是一位医生,父亲是个精神 恍惚的酒鬼,在1993年被人从行驶中的汽车上射杀。曾担任醉酒驾驶陪审员。MJ的歌迷。

    陪审员128号,非裔美国人,男性,电视台技术指导。堂亲中有一名法官,另一位堂亲是律师。他父亲死于酒精 中毒。曾经担任过3次陪审员,童年时喜欢杰克逊五人组(Jackson 5),现在喜欢Jay-Z。
    陪审员108号,绰号“黄蜂”,32岁,书商。看《舞林争霸》(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天桥骄子》(Project Runway)和《女朋友》,服役于美军国家警卫队。祖父母参加过美国陆军,兄弟最近醉酒驾驶。曾经从马上 摔下一次,担任过民事审判陪审员,受过训的演员。MJ的歌迷。
    愿他们还以迈克尔公正。

  4. #4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2011年9月24日 – 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死亡案的检察官周五之指出,导致杰克逊死亡的康拉德·莫里医生(Conrad Murray)在MJ死后消失数日之久。

    洛杉矶警察署和洛杉矶验尸官曾经分别四次试图联系他解释情况(2009年6月30日-7月21日),但莫里却杳无音讯。直到后来他带着律师出现接受质询。检方指出这证明了莫里心里负 有罪恶感。

    检方希望康拉德·莫里医生过失杀人审判中的陪审员们聆听在迈克尔·杰克逊去世数周后调查员想要质询莫里未果 的证词。

    辩方律师已经要求法官阻止这一证词,争辩说这“会有导致产生不必要偏见的严重危险,并不必要的浪费时间,混 淆问题,或误导陪审团。”

    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法官迈克尔·帕斯特(Michael Pastor)可能会在周一上午的听证会上考虑这一问题,正是莫里审判的开场陈述的前一天。周五陪审团挑选 完成正式开启了莫里审判,这场审判预计会持续到10月底。

    辩方周五在递交给法庭的文件上争辩说,控方无视莫里医生“愿意配合执法部门和医学人士发起的各种谈话。”包 括杰克逊去世两天后,他主动花了两个小时回答警方的问题。

    “实际上,只是在莫里医生明白那些信息是‘匿名’向公众泄露的之后,才觉得动用自己保持沉默的权利。”辩方 说。一份控方列出了县尸检官和一位警方探员在第一次问询后,尝试要求与莫里会面的详细电子邮件 和电话留言。

    “实际上,执法部门在此期间从未联系莫里医生。”辩方文件说,“执法部门的‘努力’仅仅只是留给莫里医生的 顾问和诊所的几条无回应的语音邮件和电子邮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莫里医生有推托行为。”
    12位陪审员和5位候补人将于周二上午向法庭报告,聆听莫里一案的开场陈述。第六名候补人周五宣誓几分钟后 就被排除在外了。

    帕斯特法官封存了她被排除的理由,但法庭旁听人听到该名女子承认她曾于几年前与莫里的一位律师打过交道。她 在陪审团挑选过程中并未提及此事,但一名刚刚被淘汰的候选陪审员将这一信息告知了法庭。

    “这看来是个不错的陪审团班子。”辩方律师迈克尔·弗拉纳根(Michael Flanagan)在周五陪审团就位后说。

    陪审团包含7名男子和5名女子,其中6名白人,5名种族列为墨西哥裔或西班牙裔,1名确认自己是非裔美国人 。弗拉纳根说,辩方注意到了陪审员的族裔,但更关注的是他们对32页陪审团问卷的回答。

    法庭在周五晚些时候发布了他们的答卷副本,让人可以一窥将决定莫里命运的这12位洛杉矶县居民 。

    有3名女子说她们夏天持续关注了凯西·安东尼(Casey Anthony)审判。辩方律师曾经利用安东尼案为例要求将莫里案中的陪审员在审判期间隔离在一家酒店里, 以防止他们接触到媒体报道。这一努力以失败告终。

    有名陪审员,一位退休的卡通画家说,他曾经见过迈克尔·杰克逊。还有几位陪审员称自己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歌 迷,还有两位看过杰克逊去世前排练的纪录电影《就是这样》(This Is It)。

    他们和同伴将再一次看到这部电影的片段,因为控方打算周二在审判首日将其播放给他们看。

    一旦陪审团认定莫里有罪,他将面临最多4年刑期。

    洛杉矶尸检署判定杰克逊死于2009年6月25日,死因是其它药物共同影响下的手术麻醉剂异丙 酚过量。
    控方指控当时出任杰克逊私人全职医生的莫里对药物过量负有责任。

    他们声称,莫里为帮助杰克逊入眠,使用一次性的静脉注射设备使用了异丙酚。控方认为这一行为违反了护理规范 并导致了这位流行音乐偶像的死亡。

  5. #5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迈克尔·杰克逊从危险药物中找到拯救
    2011年9月25日 – 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在为他马拉松般的50场回归演唱会进行了一天紧张的排练后,身体已经筋疲力尽。但他每夜和 失眠症进行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淋浴上床之后,他呼唤着自己的“牛奶”——一种他曾用来遁入昏迷 的强效药。

    杰克逊视这种名叫异丙酚的麻醉药为自己的拯救之物。2009年6月25日,它成为了流行音乐之王的致命药剂 。

    他怎么会在自己的豪宅里过量使用原本只能在医院使用的药物?这一点将成为本周开始的他为《就是这样》(Th is is It)巡演所雇佣的高价私人医生过失杀人审判中的焦点。

    可以预料,关于药物的证词将占据对康拉德·莫里(Conrad Murra)医生审判的大部分。莫里是一位来自休斯顿的心脏病专家,他在洛杉矶高等法庭上已对过失杀人指控 申辩无罪。

    控方声称,莫里在不具备必要的生命救助设备的条件下在家中给杰克逊使用异丙酚,然后又离开房间一段时间,回 来之后发现自己的病人已经停止呼吸是严重的疏忽行为。

    莫里的辩护团队声称,极度渴望睡眠的歌手在医生离开房间时吞下了更多剂量的药物。

    一批医学专家、病理学家,甚至警方和在杰克逊心脏骤停的卧室里检查过莫里的设备的急救员的有时显得过于技术 性的证词将让这一案件真相大白。

    辩方建立在于杰克逊胃中发现的0.13毫克微量异丙酚这一证据上的理论可能很难有说服力。

    该药物通过静脉注射使用,通常用于手术中。科学方面的证人可能会被要求药物怎么会进入胃中。一些医生说口服 吸收该药几乎闻所未闻。

    “这是一种怪诞,剑走偏锋的辩护理论。”洛杉矶奇迹一英里(Miracle Mile Medical Center)医学中心的负责人吉尔·泰珀(Gil Tepper)医生说。“这样并不能让人睡着,而且很快就会从系统中排出,导致严重腹泻。

    对此很少有全文研究,统计上由该药物导致的死亡也很罕见。目前还不清楚法官是否会允许将一名智利医生对几名 自愿喝下该药的学生的研究或是对几头通过直肠给药的猪的研究作为证据。

    控方有着关键性的专家证人以及来自洛杉矶尸检署的业内首屈一指的法医专家。

    辩方则吹嘘自己的一位律师具有优势。J·迈克尔·弗拉纳根(J. Michael Flanagan)说他是唯一一位曾经处理过异丙酚死亡事件的加州律师。

    弗拉纳根曾代表过两位被控未经麻醉师正式授权给一位癌症患者使用异丙酚之死的护士中的一位。弗拉纳根当时的 客户被判无罪,另一位护士则认罪以获得轻罚。

    据说在医药专业人员中曾有滥用此药的案例,但极少出现在病人离。

    在麻醉学中,异丙酚被认为是一种神奇的药。泰珀说,它对于譬如肠镜或白内障手术这类小手术来说非常理想。药 效过后患者反映精神焕发,而且不会让人站立不稳。

    “但是,它绝对不被推荐作为睡眠辅助药使用。“泰珀说,“(使用它)你无法达到安眠,而且还得一直处于监护 之下。”
    泰珀说,在医院环境中,医生会使用心脏和血氧监护仪,而且如果患者的呼吸停止,还要有手术设备进行插管。证 人已经说杰克逊的卧室里没有这些设备。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药物。”新泽西哈肯萨克大学医院(Hackensack University Medical Hospital)麻醉学负责人马克·施莱辛格(Mark Schlesinger)医生说。他说在自己25年行医生涯中曾经数千次使用这一药物。“些微的用药量不同 就可能导致昏迷和停止呼吸之间的差异。

    他补充说,在接受过训练的麻醉师手里,“这是一种很好的药,也是非常安全的药。它不是会导致死亡的药物。这 也是它应该正确使用的方式。”

    莫里并非第一位将这种药作为睡眠辅助给杰克逊使用的医生,尽管其他人姓名并未被公开。

    杰克逊对异丙酚的依赖首先有美联社驻他去世后报道。谢丽琳·李(Cherilyn Lee),一位曾经给杰克逊服用维生素的护理营养师说,他曾恳求她给自己这种叫得普里麻(Diprivan ,即异丙酚)的药遭到拒绝。他说他的医生曾告诉他这种药是安全的,并描述自己使用静脉注射将药输入血管后马 上就能入睡。

    “我说,‘迈克尔,你用这种药的唯一一个问题是……’我感到浑身发冷,泪水涌了出来……‘你用了之后可能就 不再醒来。’”

    李说她从2009年1月至4月一直为杰克逊治疗,她已被列入证人名单。她说自己从未见到杰克逊使用其它药物 。

    “他不想通过药物寻求快活或是找到安慰和平静。”她说,“他不是一个依靠药物的人。他只是个不顾一些想要寻 求帮助获得一些睡眠,一些休息的人。”

    杰克逊曾经在莫里在拉斯维加斯的诊所咨询过他。当莫里在杰克逊去世的六周前签约成为他的私人医生时,杰克逊 承诺每月给他15万美元。他关闭了在拉斯维加斯和休斯顿的诊所,全心去当歌手的医生。
    尸检报告显示,杰克逊总的来说很健康,这说明他的关键问题在于失眠。莫里告诉警方他给杰克逊使用了苯二氮类 的其它药物,这些药物一般都被用来催眠。但当这些药物不管用时,杰克逊要求用异丙酚。
    莫里告诉警方,他当时正在尝试他逐渐摆脱对这种药的依赖,只给了他很小的剂量,然后离开房间五分钟去洗手间 。然而,手机通话记录显示,他打了很长时间电话。他在发现杰克逊停止呼吸后的行为也成为本案的 核心。

    杰克逊去世后的两年里,一些医生将异丙酚成为“迈克尔杰克逊药”,有些则担心它的不良作用。

    纽约约翰·杰伊(John Jay College)学院法医学负责人劳伦斯·科布林斯基(Lawrence Koblinksy)博士说,名人索求异丙酚这一情况属于特例,不应该因此对它在医院使用的有效性产生怀疑 。

    他说:“如果有一种很好的药,仅仅因为一位名人因此而死亡并不意味着你得将它撤下市场。”

  6. #6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听证延迟了将近30分钟开始。帕斯特(Pastor)法官解释原因说是因为交通和电梯问题。审判开始,帕斯 特法官向陪审员们解释了流程、休息、笔记,以及什么是开庭陈述。

    控方开庭陈述

    地区副检察官沃尔格伦(Walgren)开始了他的开庭陈述。他使用演示文稿来说明自己的重点。在演示中, 他展示了一张迈克尔躺在担架上的照片——这张照片很可能是在医院实施抢救后拍摄的。

    沃尔格伦说:“证据将显示,迈克尔•杰克逊实际真正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康拉德•莫里(Con rad Murray)手里。迈克尔杰克逊将自己的生命信任地交付给了康拉德•莫里的医技。这错误交付的信任代价高 到无法支付。”沃尔格伦说莫里医生的行为导致了MJ的死亡。

    沃尔格伦解释了莫里在MJ去世前几个月的所作所为。他提到,迈克尔已逐渐为他的回归巡演《就是这样》(Th is Is It)做好了准备。提到排练,以及迈克尔和他的孩子们住在北卡罗尔伍德100号。

    沃尔格伦提到,迈克尔和莫里医生于2006年在拉斯维加斯结识,此后保持联系。迈克尔杰克逊去世时,康拉德 •莫里医生并无任何医学科目的资格证书。2009年3月,迈克尔邀请莫里医生和他一起去巡演。莫里同意了, 并要求得到一年500万美元的报酬。他们提出每月支付15万美元。莫里的职责包括一般医疗护理里和紧急医疗 护理。他将获得15万美元月薪、去英国的机票费用和租房的费用。他将作为合同独立方被聘用。迈克尔去世时, 合同尚未经迈克尔和AEG签署。

    沃尔格伦向陪审团解释了异丙酚。他告诉他们,这不是一种治疗睡眠问题的药物,而是麻醉剂。沃尔格伦介绍了异 丙酚的利与害,并告知它的危险性。他提到莫里向药剂师蒂姆•洛佩兹(Tim Lopez)撒谎,告诉他自己在加州有一家诊所和病人。他开始展示莫里订购异丙酚的列表,以及它们是如何被 送到莫里的女友尼可儿•阿尔瓦雷茨(Nicole Alvarez)家中的。

    沃尔格伦播放了部分莫里于5月10日录在自己的iphone上的音频。他说莫里录下的是迈克尔在不知名药物 影响下的录音。沃尔格伦称,这显示出莫里明白他给迈克尔的治疗产生的影响,却继续订购了异丙酚 。

    录音内容:
    “我们必须超凡脱俗。当观众看完演出离开时,我想要他们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过像这样的演出……太惊人 了……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艺人。’我会拿着这笔钱,(给)一百万名儿童,(建立)儿童医院,世界上最大的, 迈克尔•杰克逊儿童医院。”

    在2009年4月6日至6月25日迈克尔•杰克逊死亡这段之间中,康拉德莫里医生订购了大量异丙酚,足够给 杰克逊每天使用1937毫克。检察官大卫沃尔格伦在开庭陈述中告诉陪审团。

    2009年6月19日,迈克尔的健康出现问题。他发冷,前言不搭后语,还颤抖。肯尼•奥特加(Kenn y Ortega)给他围上毯子,做足部按摩,喂了鸡汤,然后提早将他送回家。

    2009年6月20日,就迈克尔的健康问题召开了一次会议。沃尔格伦说莫里医生斥责肯尼•奥特加:“我是医 生,不是你。你负责导演演出,把MJ的健康留给我负责。”

    2009年6月23日,6月24日,迈克尔的排练顺利。他很好,强壮而积极。

    2009年6月25日,迈克尔大约凌晨1点回到家。沃尔格伦展示了房子的外观、平面和室内照片。

    沃尔格伦展示了一份莫里的电话和电子邮件清单。他提到莫里于11:51和萨德•安丁(Sade Anding)的电话,他说通话进行5分钟后,萨德•安丁听到了一阵混乱的声音,然后莫里停止与她的通话。 他说在上午11:56至11:57间,应该是康拉德•莫里首次发现迈克尔杰克逊毫无生命的身体 的时间。

    沃尔格伦说,莫里医生与下午12:12给迈克尔阿米尔•威廉姆斯(MAW,Michael Amir Williams)打电话。MAW要他打911。MAW打电话给阿尔伯托•阿尔瓦雷茨(Alberto Alvarez),让他到屋子里去。当阿尔伯托进入房间时,莫里让他收拾药瓶和静脉注射架上的盐水袋。下午 12:12,拨打了911。

    急救人员于下午12:26到达,他们竭尽全力,但迈克尔已经走了。急救员向莫里询问他给迈克尔用了什么药。 莫里说是氯羟安定,并未提及异丙酚。急救员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医院通电话,医院当时就要宣布 迈克尔死亡。莫里希望将迈克尔转移至UCLA。他们到达UCLA后,医生问莫里迈克尔的用药情况以及莫里给 了他什么。莫里告诉医生迈克尔使用安定和坦洛新,他还给他使用了氯羟安定。莫里再一次未向医生提及异丙酚。 迈克尔于下午2:26在UCLA被宣布死亡。

    迈克尔去世两天后,洛杉矶警察局质询了莫里。当时毒理学报告尚未出来,遗体上也未见明显外伤,于是探员当时 并不知道迈克尔的死因。这也是莫里首次提到异丙酚,并从自己的角度讲述事件。

    据莫里所说,他给迈克尔使用的所有药物都未产生作用,上午10点,迈克尔告诉莫里,他要取消排练,可以一直 睡到晚上12点。此后莫里决定给迈克尔使用异丙酚。莫里称他给迈克尔注射了25毫克异丙酚。迈克尔用药躺在 床上后,莫里给保险经纪人发邮件,所迈克尔很好。

    沃尔格伦讨论了护理标准问题。他向帕斯特解释了什么是严重疏忽,并举出莫里所犯下的严重疏忽行 为:
    - 没有书面的护理标准/风险/同意书
    - 没有拨打911(尤其是拨打911是基本常识)
    - 雇主和雇员的关系,莫里并不是为迈克尔的最大利益而工作,而是为15万美元工作。他没有使用明智的医学判断 。
    - 未告知使用异丙酚,欺骗急救人员
    - 未告知使用异丙酚,欺骗急救室医生

    莫里对照顾迈克尔•杰克逊,避免任何伤害负有法律义务。莫里的眼睛只盯着那15万美元,完全无视一切医疗标 准,同意为他提供总量巨大的异丙酚。莫里在6月25日抛弃了迈克尔,他被施用药物,没有监测设备,没有复苏 设备,莫里离开他独自一人。很清楚,莫里在迈克尔需要帮助的时候抛弃了他。

  7. #7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辩方律师爱德华•切诺夫(Edward Chernoff)开庭陈述

    切诺夫坚持杰克逊违背莫里的医嘱,过量使用药物导致了自己的死亡。

    切诺夫在一块写字板上列出了辩方要问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迈克尔•杰克逊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将杰克逊的名字Michael误拼为Mic heal。

    莫里的律师说杰克逊的沮丧是因为他无法入睡,并因为他的医生拒绝给他想要的药物而沮丧,于是采取了导致自己 死亡的行为。

    切诺夫说杰克逊在莫里不在时,吞下了8片2毫克的氯羟安定药片,他称这足以让6个人入睡。加上异丙酚,杰克 逊“在他体内制造了一场完美风暴,马上杀死了自己。”

    “他死得如此之快,甚至都没时间闭上自己的眼睛。”

    在切诺夫描述莫里和杰克逊“一见如故”时,莫里拭去了眼中的泪水。

    切诺夫说陪审团会“了解到真实的莫里”,而不仅仅是像控方说的那样“贪婪”而且“缺钱”。“莫里医生不是一 位给名人看病的医生。他是心脏科大夫,他真真切切地挽救人的生命。那才是他。”

    切诺夫说,如果莫里的患者无力支付,他会免除他们的费用。辩方说“他还会给患者购买处方药。”

    切诺夫说,莫里在一开始为杰克逊治疗时,并不知道他的睡眠问题有多严重。“杰克逊并非只是受失眠困扰,而是 “绝对、完全、彻底无法入睡。不是几分钟,不是几个小时——而是好几天。”

    切诺夫形容莫里对警方很配合,未咨询自己的律师就回答了询问。“莫里医生对这些警察说,‘我不知道什么杀死 了迈克尔杰克逊。我也想知道。’”

    切诺夫说莫里一开始担任杰克逊的医生时,歌手告诉莫里,他只有用过异丙酚之后才能入睡,而且在巡演期间一直 这么做。

    杰克逊对这种药的昵称是“牛奶”。杰克逊告诉莫里,它应该和利多卡因一起使用来减轻灼烧感,他称之为“抗灼 烧”。

    切诺夫说莫里对这种强效药很担心,相信杰克逊会不顾自己的意见坚持使用它,于是同意为杰克逊提 供异丙酚。

    切诺夫坚持说莫里在杰克逊去世前,其实正在尝试帮助杰克逊戒除异丙酚。他说莫里在杰克逊死亡当天曾拒绝给杰 克逊用异丙酚,因为他正处在看来已经产生效果的断药进程的第三天。

    当杰克逊开始乞求异丙酚时,莫里无法理解他为何睡不着,检查了 他的床,看药物是否泄漏。

    切诺夫告诉陪审团,杰克逊并非死于莫里的治疗,而是死于“莫里医生停止”给予他索求的药物。

    切诺夫说辩方会出示从杰克逊的皮肤科医生阿诺德•克莱恩大夫处得来的治疗记录,杰克逊有时一周要拜访克莱恩 三到四次。

    每次到克莱恩那里,杰克逊都会接受一针杜冷丁注射。

    “阿诺德•克莱恩大夫让迈克尔•杰克逊对杜冷丁上瘾。”切诺夫告诉陪审团。而杜冷丁最隐蔽的副作用就是“无 法入睡。对于某些病人来说,就是绝对无能力入睡。”

    陪审团将会从一位医生那里听到,杰克逊所患的失眠是来自于戒除杜冷丁,切诺夫说。

    去世那天,杰克逊10个小时无法无眠后,在上午10:40告诉莫里,如果他无法入睡,就不能完成排练,就会 让他的歌迷们失望。

    切诺夫说,如果得不到异丙酚,他就会失败。

    莫里只同意给他混合利多卡因注射使用25毫克异丙酚。莫里告诉调查员,他给杰克逊用药后,杰克逊睡着了。他 检查了他的脉搏和血样都正常。切诺夫坚持说莫里只是在感到舒适的时候才离开。

    “在莫里医生离开房间的时候,他体内的异丙酚已经为零。”

    切诺夫说他希望陪审团了解异丙酚到底是什么,而不是什么。

    异丙酚专家保罗•怀特博士(Dr Paul White)将告诉他们,异丙酚一般都作为静脉注射药物使用。

    “它不是毒药,它的唯一作用就是让人入睡。”切诺夫说。“怀特博士将告诉你们,在实施开刀手术时,会使用需 要剂量的异丙酚,异丙酚既强效又危险。

    对于杰克逊这样150磅体重的人来说,在开刀手术中,需要使用超过130毫克。这个剂量可能导致“真正的风 险”,病人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但如果是莫里说的他给杰克逊使用的25毫克,不会造成呼吸困难或 心脏问题。

    切诺夫继续他的判断:杰克逊自己使用了致命剂量的异丙酚,告诉陪审团25毫克异丙酚会“在10分钟之内消失 ”。

    他说在杰克逊体内发现的异丙酚总量与一次大型开刀手术相仿,差不多有100多毫克。

    辩方律师说他们的证人怀特医生会正式“以专家的眼光看,莫里医生不可能杀死迈克尔杰克逊,他不可能要对这起 死亡负责。莫里医生使用的所有剂量不足以导致杰克逊死亡。”

    “科学会证明,在莫里医生离开房间期间,必定有更多异丙酚进入杰克逊体内。”

    切诺夫说,杰克逊胃里发现的氯羟安定含量四倍于在血液中的含量,这说明他在未经医生许可和知晓的时候自行服 用了8片。

    “他然后自己施用量更多剂量的异丙酚,而它这样杀死了他,没有办法去救他。”

    切诺夫说,他的去世是个悲剧,但不该由莫里负责。他督促陪审团判莫里无罪,称莫里“并不完美……但在这个刑 事法庭上,我们相信他无罪。”

  8. #8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就是这样》导演肯尼•奥特加(Kenneth Ortega)作证

    奥特加描述了他的作为影视导演和舞台编舞的工作,说他从1970年代以来一直在此领域工作。他说首次见到杰 克逊是在1990年,为他几台舞台演出工作。奥特加说和杰克逊一起创作一台演出的历经“极度富有创造力,令 人乐在其中,有趣,充满灵感。” “迈克尔和我会碰头然后开始工作,随之就有了一整套创造性进展来完善我们的创意。” 他说杰克逊要么自己编舞,要么和其他编舞师一起创作舞蹈。

    奥特加告诉法庭,杰克逊在给他打电话请他参与《就是这样》巡演时“非常兴奋”。奥特加将作为联合创意人及联 合导演与杰克逊一起合作。他们从2009年4月开始为巡演开始工作。一开始每周碰头3至4天,到后来一周碰 头5天。

    奥特加形容《就是这样》巡演为“一台巨大的体育场作品”,里面的3D电影银幕是杰克逊的主意。排练一般从中 午略晚或者晚上开始,一直持续5-7小时。

    奥特加说他2009年4月或5月第一次到杰克逊家里和他会面。莫里在“极少数时候”会参加排练。他说,20 09年6月中旬至下旬,有几天杰克逊没有来排练。

    杰克逊确实参加了2009年6月19日的排练,然而他的行为让奥特加很担心。奥特加描述杰克逊“寒冷,迷失 ,还有点前言不搭后语。我真的觉得他状态非常不好。”

    奥特加被问及一封他发出的表达对6月19日排练中杰克逊的状态的关切的电子邮件。在呈示给法庭的邮件中,奥 特加写道:

    Randy:

    我愿做任何事来帮忙解决现在的局面。如果你需要我到那房子去,就早上给我打个电话。

    我的担心是现在既然我们已把医生带进来解决问题,并严厉地对待了他(严厉的爱和最后通牒),艺人(指MJ) 可能会因为真正情绪上的问题而无法应对。

    他今晚看上去非常虚弱和疲乏。他严重地打寒颤,在发抖、闲逛和发呆。我想说的一切就是他应该做一下心理评估 。如果我们有任何机会让他恢复正常的话。需要有一个强力的医师,以及即刻的疗养,来帮他走过这 一切。

    我们的编舞师告诉我,今晚艺人试穿服装时,他们注意到他更瘦了。据我发现,没人在日常生活中担负起照顾他的 责任。

    今晚,他的助理在哪儿?今晚是我在喂他吃饭,用毯子裹着他让他不打寒颤,给他双脚按摩让他冷静,并打电话给 他的医生。他的门外有四个保安,但没人给他一杯热茶。

    最后,每个人都必须知道,我相信他真的想要这个(舞台回归)。如果我们抽身离去的话(意指取消演唱会,让M J承担全部损失),我会令他崩溃、心碎的。他非常害怕失去一切。

    他今晚反复问我,我会不会离开他。他事实上是在乞求我给予信心。这真让我难过。他就像一个迷失的男孩。如果 我们能给他所需的帮助,就依然有机会可以帮助他度过难关。

    真诚的,
    Kenny


    奥特加说他6月20日被要求出席一场在杰克逊家中召开的会议,讨论杰克逊的状况。奥特加说莫里在会上对他对 峙,对前一天晚上杰克逊被劝离排练很生气。他说莫里让他停止扮演一名业余医生和心理学家,杰克逊的身体和精 神状态都有能力应付他对演出的所有责任。奥特加说他对这一的反应非常震惊,“因为在我看来迈克尔的身体和精 神状态并不稳定。”

    在6月23日的排练时,杰克逊表现得精力充沛,奥特加说,“他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迈克尔。”第二天他还是 如此,“完全参与到排练和其他制作工作中来。”

    连续两天的成功排练之后,在杰克逊去世前一天,6月24日的排练中,杰克逊问奥特加是否高兴,奥特加说是。 奥特加说他很高兴,并问杰克逊自己是否高兴,杰克逊告诉奥特加,他“非常高兴,觉得他们就要实现梦想了。奥 特加说,他们还讨论了演出中杰克逊感到“很兴奋”的一幕。“迈克尔非常高兴……我告诉他我爱他,他告诉我他 更爱我。”杰克逊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两人分别。

    检方放映了杰克逊去世两天前,6月23日排练歌曲《你给我的感觉》(The Way You Make Me Feel)片段。歌手在舞台上动作轻松,和伴舞配合得分毫不差。奥特加说那些伴舞的年龄在18至24岁之间 。

    检方放映另一段录像,这是杰克逊最后的表演,6月24日志斯台普中心进行的《地球之歌》(Ea rth Song)排练。杰克逊穿着一件黑色外套,边唱编舞,有一次还配合音乐高高踢起腿。奥特加告诉法庭说,杰克 逊走下台来,和他一起观看接下来的排练,好让杰克逊观察灯光。

    “在你和迈克尔的交谈中,你是否和他讨论过这次巡演之外的专业计划?”沃尔格伦问。奥特加说歌手谈起过。“ 迈克尔希望完成伦敦的演出后,可以将《就是这样》带到全世界,也许甚至回到美国。在那以后,就 去拍电影。”

    辩方开始诘问奥特加,调子完全不同。

    在交叉诘问中,切诺夫(Chernoff)问奥特加是否知道杰克逊为何没能参加排练。奥特加说他给制作人的 邮件是基于对他们可能无法完成“巡演目标”的“真切担忧”。

    被问及取消巡演会给杰克逊造成何种冲击时,奥特加说:“在创作上,他会完全被击垮。他真的想要做这次巡演… …从专业上说,我认为这不会是件好事情。”

    切诺夫问奥特加他是否在6月20日的会议上曾与莫里争吵。奥特加说没有。但他的说法是“莫里医生和我说的跟 实际发生的事并不一致。”

    奥特加被问及啊是否记得告诉过杰克逊的化妆师卡伦菲(Karen Faye)“不要去安慰迈克尔杰克逊”?他说没有。切诺夫问奥特加如果杰克逊无法演出,是否会对他自己造成 冲击。奥特加回答说:“这会影响到每一个人。这会让我无法完成工作。”

    莫里的律师问杰克逊是否密切地参与演出的各项工作,例如编舞、歌曲等。
    切诺夫:他是老板吗?
    奥特加:是。
    切诺夫:这是他的演出吗?
    奥特加:是。

    被问及对杰克逊的状况产生警惕的排练时,奥特加同意,杰克逊的状态把他吓着了。切诺夫问他是否曾想到过杰克 逊可能在使用药物。奥特加说,是的,他想过。

    诘问结束。

  9. #9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AEG公司CEO保罗•贡加维尔(Paul Gongaware)作证

    地区副检察官黛博拉•布拉齐尔(Deborah Brazil)询问贡加维尔的工作,他说作为AEG现场音乐会西方公司(AEG Live Concerts West)的联合CEO,他的工作是制作并推广巡演音乐会,他干这一行已经35年。他曾于杰克逊在以前的巡 演上合作过,并且是计划中的《就是这样》巡演的制作人和营销人。

    他说杰克逊显得“全心全意投入”,并对巡演很兴奋。

    贡加维尔告诉法庭,一开始AEG和杰克逊签约在伦敦O2体育场举行31唱巡演演唱会。当被问及演唱会的场次 时,贡加维尔说定为31场是因为歌手普林斯(Prince)曾经在那个体育场演出过21场,杰克逊向比他多 10场。

    布拉齐尔问及第一次宣布10场演出时的公众反应。“一扫而空,马上就售罄。”贡加维尔说,“我们一推出演唱 会马上就卖光了所有门票。”

    贡加维尔说他到过在伯班克中心舞台的排练现场,并形容杰克逊“很兴奋,想要工作。”

    布拉齐尔问道:“他看起来高兴吗?”贡加维尔说杰克逊很高兴,他在其他几次排练中也显得很积极 。

    贡加维尔描述了一次由于杰克逊与他的医生“克莱恩大夫”(Dr Klein)有约造成迟到而召开的会议。他说在会上杰克逊“有一些走神,他说话有一点点含糊,而且比我以前 慢一点。”

    杰克逊告诉贡加维尔,他想要为演唱会聘请莫里为他的私人医生。贡加维尔说他告诉杰克逊,自己不了解莫里,宁 可到他们的目的地伦敦去请一位医生。杰克逊的当时的反应是指着他自己的身体说:“这是一台机器……我们得好 好照顾这台机器。”“这是我想要的。”杰克逊告诉贡加维尔,“我想要莫里医生。”

    应杰克逊的要求,贡加维尔联系了莫里。莫里想得到这份工作,但他要求得到一年500万美元。贡加维尔对这一 要求的反应是“不可能”,因为杰克逊“付不起”。

    贡加维尔说,他然后中止了与莫里的谈判,但杰克逊坚持己见,要求贡加维尔付给莫里15万美元的月薪。贡加维 尔说,知道这一条件是杰克逊自己提出的,莫里马上答应了。莫里要贡加维尔不必担心他在英国没有行医执照,但 补充要求在对方支付他在伦敦的住宿。

    布拉齐尔问起贡加维尔2009年6月初与杰克逊、奥特加、飞利浦和莫里在杰克逊寓所中召开的会 议。

    “那次会议是为了让杰克逊全心全意投入排练。”

    他形容会议的气氛“很棒”。

    首日审判结束。

  10. #10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2011年9月28日 - 首先,检方出示了一张苍白没有生气的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躺在尸床上的照片。然后,他们播放了一段他死前几周的录音。

    周二,在私人医生被控误杀迈克尔·杰克逊审讯的最开始,他缓慢模糊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洛杉矶法庭。在全世界的 电视观众和坐在法庭里的杰克逊家族的注视下,一个受药物影响的杰克逊说道:

    “我们必须超凡脱俗。当观众看完演出离开时,我想要他们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过像这样的演出……太精彩 了……他是世界上最棒的艺人。’我会拿着这笔钱,(给)一百万名儿童,(建立)儿童医院,世界上最大的,迈 克尔·杰克逊儿童医院。”


    检方在开场陈述时第一次播放了音频,他们还宣称58岁的康纳德·莫里医生(Dr. Conrad Murray)是一个不称职的医师,因为他在没有足够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使用了一种危险的麻醉剂,他的疏忽导 致了这位超级明星因无人照料致死。

    辩方律师则反驳说是杰克逊在莫里离开房间后自行注射的药物过量而导致了自己的死亡。

    辩方律师艾德·切诺夫(Ed Chernoff)告诉陪审团,心脏科大夫莫里无论采取任何措施都无法救活“流行音乐之王”。当时杰克逊正 不顾一切的想要重获他的名声,并在准备一系列重要的回归演唱会,他急需休息。

    一些杰克逊家族成员也在法庭里,包括他的父亲约瑟夫(Joseph)、母亲凯瑟琳(Katherine)、 姐姐拉托娅(LaToya)、妹妹珍妮(Janet)、哥哥杰梅恩(Jermaine)、蒂托(Tito) 和弟弟兰迪(Randy)。拉托娅·杰克逊拿着一束向日葵,向日葵是他弟弟最喜欢的花。


    当检方播放杰克逊在“就是这样(This Is It)”演唱会排练中演唱《地球之歌》(Earth Song)的截取视频时,家族成员情绪非常激动,法官要求肃静。

    当杰克逊唱着歌词“我曾经梦想,我曾经遥望群星之上”时,他母亲凯瑟琳用纸巾擦着眼睛。

    检察官大卫·瓦尔格伦(David Walgren)指出这是杰克逊最后的表演。

    莫里牵着他自己母亲的手到达法庭,他不承认过失杀人罪。如果定罪,他将面临四年的监狱生活并被吊销医疗执照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陈述,瓦尔格伦通过照片和音频录音将莫里描述为无能且不计后果的看护者。


    瓦尔格伦展示了一张没有生气的杰克逊躺在医院尸床上的照片,并把这张照片与杰克逊表演的照片并排放置。瓦尔 格伦还播放了杰克逊与莫里说话的录音。这位检察官称,这段音频是歌手在去世前六周时受未知药物影响下的声音 。

    检察官说,莫里用他的手机录下了这位不清醒的病人和他的谈话。

    杰克逊信任莫里作为他的医师,而“他对康纳德·莫里错误的信任要了他的命,”瓦尔格伦说道。

    检方在法庭重新叙述了莫里声称杰克逊不停的要求睡眠和异丙酚的情景。杰克逊把这种药剂叫做“牛奶”,并认为 这才是他需要的。检察官告诉陪审团,这是一种强力的麻醉剂,而不是催眠药,莫里严重的误用了它 。

    检察官说,当这位医生为杰克逊工作期间,他订购了多于四加仑的这种麻醉剂,这一般是供给医院的 剂量。

    辩方律师切诺夫声称,在这位歌手去世当天早上,他吞下了几片镇静剂劳拉西泮,那是足以使六个人入睡的伎俩。 切诺夫说,在自行注射一定量的异丙酚后,杰克逊甚至没有时间合上眼睛,就立刻死亡。


    一直暗示杰克逊应对自己的死亡负责的切诺夫提出了一个惊人的事。他声称杰克逊的死亡不是因为他的医生一直给 他施药,而是因为他停止了药物,迫使杰克逊采取了极端行为。

    “我们听到的是莫里医生两个月来一直想迈克尔·杰克逊提供异丙酚来改善睡眠,”切诺夫说,“在那两个月中, 迈克尔·杰克逊睡着,醒来,并过着他的生活。”

    “证据不会显示迈克尔·杰克逊因为莫里医生给他异丙酚而死亡。证据会告诉你迈克尔·杰克逊在莫里医生停止用 药后死亡。”律师说。

    他说莫里试图给杰克逊停用异丙酚,并一直给他苯二氮卓等其他帮助睡眠的药物来让他睡着。

    切诺夫说,在2009年6月25日,杰克逊生命的最后一天,他正处于停药过程的第三天,但是它 不起作用。

    “迈克尔·杰克逊开始乞求。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他无法睡着……迈克尔·杰克逊告诉莫里医生他必须睡着,‘他们 会取消我的演出,’他是认真的”,切诺夫说。

    莫里在他对警方的口供中承认,他动了怜悯心,同意给杰克逊小剂量的异丙酚。

    瓦尔格伦说莫里关于他给了这位歌手极小用量,足以使他睡着约五分钟的说法不属实。他还指责莫里的谎言,他没 有告知护理人员和医院急救人员他给杰克逊用了异丙酚。他说他们拼命地试图复苏但却不知道关于药 的事。


    瓦尔格伦反过来反复强调莫里的酬金是每月15万美元,并指出莫里刚开始要求500万美元。

    “这里没有医生和病人的关系,”瓦尔格伦说,“……这里存在的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他不是为迈克尔·杰克逊 的健康在工作。莫里医生是为15万美元的酬金在工作。”

    切诺夫反驳说莫里曾经为贫困病人免费诊疗。在辩方律师的开场陈词中,莫里几次要哭出来并用纸巾 擦着眼睛。

    当瓦尔格伦将这位歌手描述成一个脆弱的人,只剩药物在体内肆虐时,杰克逊家族成员显得很痛苦。

    “这不仅违反了看护的标准,更是触犯了一个人类对另一个人应有的尊重。”他说,“莫里医生在迈克尔需要帮助 时遗弃了他。”

    开场陈述后,杰克逊的演唱会导演、舞蹈指导和朋友,肯尼·奥特加(Kenny Ortega),证实杰克逊在去世前一周内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较差。

    他说他给“就是这样”演唱会的制作人兰迪·菲利普斯(Randy Phillips)写信,告诉他杰克逊病了,可能需要做心理评估,可能还没准备好演出。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他真的想要这个(演出),这非常重要,”他写道。“如果我们取消计划,这会摧毁他,伤他 的心。他非常害怕失去一切。”

    奥特加说,在邮件的回信里,在杰克逊家召开的会议上,他和莫里起了冲突,莫里告诉他不要再扮演业余精神病专 家和医生。

    “他说迈克尔在身体和精神上都有能力承担他对演出的所有责任,”奥特加说,“我震惊了。迈克尔看起来在身体 或精神上都不稳定。”

    他说,在几天里,杰克逊重获了他的能量并对演出满是热情。


    在辩方的开场陈词中,切诺夫提到杰克逊的皮肤医生阿诺德·克莱恩(Dr. Arnold Klein),法官决定不取证。

    律师试图将杰克逊的不幸归咎于克莱恩,说克莱恩给杰克逊用了止痛药杜冷丁,并让他上瘾。

    他告诉陪审团,克莱恩不会上庭作证,但是他的记录是可用的,并由一位毒瘾专家作证停用杜冷丁的一个副作用就 是睡眠障碍。切诺夫说莫里并不知道杰克逊在6月16日用过杜冷丁,因而不知道杜冷丁与异丙酚产生了致命的反 应。

    克莱恩的律师加洛·加扎里安(Garo Ghazarian)在当天晚些时候辩护到这种论断是荒谬的,“只是试图洗清迈克尔·杰克逊在康纳德·莫里 医生的看护下死亡的事实。”

    他指出,在杰克逊的尸检报告和他家里都没有发现杜冷丁的痕迹,说明他并没有上瘾。他还说克莱恩使用的药物并 没有过量。他指出克莱恩被当局认为在杰克逊的死亡中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11. #11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保罗•贡加维尔(Paul Gongaware)作证(接前一日)

    检察官布拉齐尔(Brazil)继续对保罗•贡加维尔进行诘问。

    重新制定的巡演计划:7月至9月,将举行27场演出,然后10月至12月休息,第二年1月至3月再举行23 场。(7月份8场,8月份10场,9月份9场,1月份10场,2月份10场,3月份3场。)

    三月巡演结束后,还有增加场次的计划,但贡加维尔强调这只是计划而已。

    2009年6月初,因为MJ的健康和耐力问题召开了一次有MJ、康拉德•莫里(Conrad Murray)、弗兰克•迪里欧(Frank Dileo)和兰迪•菲利普斯(Randy Phillips)参加的会议。这是一次积极的会议。贡加维尔也知道6月20日的会议,但并未参加。

    6月初的会议后,贡加维尔在Forum体育场进行的排练上见到过莫里。他没有在其它会议上见过莫 里。

    贡加维尔看了MJ在6月24日和25日的排列,觉得MJ强壮、兴奋,充满活力而且很投入。

    辩方交叉诘问:

    辩方回顾了贡加维尔与MJ的历史。贡加维尔说,他是《危险》(Dangerous)巡演的经理,但跟MJ见 得并不多。《历史》(Histor)巡演是他第一次为演出商AEG工作,也是他第二次担任巡演经理。贡加维 尔说起来自己和MJ在《历史巡演》后半段的谈话与交流。贡加维尔从《就是这样》(TII)一开始就加入进来 工作。

    辩方又回顾迈克尔从克莱恩医生(Dr. Klein)处回来的那天。贡加维尔说他看到MJ说话缓慢,还有点含糊。他说自己也在关注迈克尔使用的任何 药物。

    贡加维尔说他和迈克尔是业务关系,但很友好。如果他需要联系MJ,会在MJ排练的时候去现场见他。或者如果 必要,他会通过迈克尔•阿米尔•威廉姆斯(Michael Amir Williams)联系。

    6月初的会议是在肯尼•奥特加(Kenny Ortega)的推动下召开的,他对MJ错过排练感到担心。

    贡加维尔不知道莫里的从业经历,他的医术水平,以及他到底是哪方面的医生。

    他拒绝支付500万美元时,莫里并没有试图另外报价。他们的交流就此结束,后来在MJ督促下,贡加维尔联系 莫里,提出每月给他15万美元。

    贡加维尔不知道莫里是名心脏科大夫。他没有阅读最后的合同,也不知道莫里应于何时得到15万美元。他没见过 莫里和AEG之间最终的完整合同。贡加维尔未参与,也不知道AEG与莫里的合同签署过程。

    辩方想要提及凯瑟琳•杰克逊(Katherine Jackson)对贡加维尔和AEG的诉讼,但被制止。

    布拉齐尔再次诘问:

    贡加维尔不知道莫里每夜都给MJ使用异丙酚。莫里看来对贡加维尔就聘用的事情联系自己并不感到惊讶,贡加维 尔不必对打电话的原因多加解释。

    贡加维尔说,巡演配备私人医生是正常的,但他认为500万美元的要价太高。

    辩方再次诘问:

    贡加维尔给其他医生打过一个电话,以了解可接受的价格。

    MJ说过“他们得照顾这台机器。”此外就MJ的医药需求他们没有更多的交流。

  12. #12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AEG律师凯茜•乔里(Kathy Jorrie)作证

    凯茜•乔里是鲁斯(Luce)、福沃德(Forward)、汉密尔顿(Forward)斯克里普斯(Scr ipps)的合伙人,负责他们在洛杉矶的事务所。

    她与AEG签约起草一份包括莫里和MJ的合同。AEG的蒂姆•乌利(Tim Wooley)与她联系后,她于2009年5月至6月间开始起草这份合同。乌利向她提供了基本信息。乔里于 6月15日将合同初稿发给乌利,乌利将其转发给了莫里。乔里收到了莫里打来的电话,谈论合同草稿 。

    莫里的合同生效日是合同三方都签署完毕的当天。未全部签署前,合同无效。

    起初莫里的合同设定了终止日为2009年9月。莫里打电话给乔里,要求将终止日改为2010年3月。凯茜询 问莫里是否就在10月至12月的休息期继续获得报酬征询过MJ的意见。莫里说他问过,MJ愿意支付他从休息 期到2010年3月的薪水。

    最终的合同由莫里签字后,2009年6月24日发回给凯茜。

    凯茜与莫里谈过两次合同的更改。莫里提出了若干修改要求,一条是要求将他得到报酬的时间反溯至2009年5 月。

    凯茜说莫里不想在合同上签自己的名字,而想以他的公司GSA控股(GSA Holdings)的名义签。凯茜说她可以在合同上加上公司名字,但同时也需要莫里自己的签名。

    另一处改动是关于可供在伦敦使用的医疗专业人士。凯茜问莫里为何需要这个,莫里说这是为了保证自己有事或需 要休息时,有人可以替代。

    合同中有一项权利是一旦MJ不再想用莫里,这份合同立即终止。同时,如果巡演被取消,莫里希望规定,如果因 为以上原因终止合同的时间超过了应该支付报酬的当月15日,莫里将不必返还当月的报酬。

    凯茜于6月18日与莫里谈过合同中需要列入的应提供的医疗设备,凯茜想要知道他为何需要包括一台心肺复苏仪 在内的医疗设备。莫里说MJ在O2体育场的演出将会有一些超凡的表演,而且考虑到他的年纪,莫里想要这台仪 器。凯茜问难道体育场本身不会有这个吗?莫里说他不想冒任何风险。凯茜担心MJ可能会有心脏问题或不健康。 莫里向她保证MJ很健康。莫里三次告诉凯茜,MJ的身体完全健康。

    他们还讨论了莫里的行医执照的使用范围。莫里告诉凯茜,他有在加州、得克萨斯州、内华达州和夏 威夷的执照。

    6月23日的对话:莫里有一些想要修改的地方。他要求将终止日从2009年9月改为2010年3月;生效日 改为5月1日。合同中“由制作人要求的服务”,莫里要求将“制作人”改为“艺术家”。凯西要求莫里帮忙提供 MJ的用药记录交给保险公司,以让演唱会可以获得保险。保险公司要求得到5年的用药记录。莫里让凯茜将所要 的资料传至MJ家中。他说自己只担任MJ的医生只有3年,由于MJ的身体非常好,资料会很少。凯茜后来将保 险公司的信息提供给莫里,让他可以直接联系。

    莫里反复告诉她,MJ很健康,状态出色,他很棒。

    控方出示了莫里6月24日发给凯茜的合同。上面唯一的签名是康拉德莫里。

    在应该由MJ签字的地方上方写着:
    “下方签字人确认已经要求制作人代表下方签字人从本合同规定日起雇佣莫里医生,费用由下方签字人 承担。”

    合同的签署方经MJ同意为莫里、AEG、GCA控股。

    辩方交叉诘问:

    合同未被签署,也没有付钱给莫里——至少没有由AEG付过钱。莫里得提供责任保险和医疗事故保 险。

    莫里告诉凯西他在伦敦需要用到的设备。凯西第一次跟莫里谈话是在6月18日,她从蒂姆•乌利处得知心肺复苏 仪已经被列入莫里要求的设备清单中。

    凯西:“莫里说他需要在体育场给MJ准备心肺复苏仪,并没有提及在家里使用。”

    凯西不知道莫里给MJ提供服务的时间安排。她以为应该是在日间,没想过这一服务可能在夜间提供 。

    凯茜没有收到用药记录,但她要求将该记录送到努力想敲定这份保险的经纪人(鲍勃•泰勒,Bob Taylor)处

    根据合同,莫里根本不会被禁止进行别的工作。

    合同可由MJ自行决定终止。莫里并没有下个月继续任职的保证。

  13. #13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MJ私人助理迈克尔•阿米尔•威廉姆斯(Michael Amir Williams)作证


    MAW从2007年中受MJ雇佣。之前他曾经参与过保管整理MJ的电影和DVD。

    MAW做任何MJ需要他做的工作,认为自己是MJ的朋友。MAW是MJ和保安及主要员工之间的联系纽带。M AW工作中会到卡罗尔伍德(MJ去世时的住所),或是打电话确认MJ是否需要他。如果没事,就到保安车里去 。
    据MAW说,只有MJ和他的三个孩子长期住在卡罗尔伍德。

    检察官沃尔格伦(Walgren)之后展示了几张描述卡罗尔伍德平面和部分内外情况的图片。

    安保惯例:一辆开道车,之后MJ和司机及MAW坐在主车里,最后还有一辆保镖车。

    屋外的歌迷。据MAW说,如果任何一名保镖触犯了MJ的歌迷,就会被解雇。MAW提到MJ驻足和歌迷交谈, 收礼物,签名。

    MAW说,他一开始是个歌迷,想要溜进去看MJ的演出,但MJ经常会让啊他替自己做些事,跑跑腿。

    工作人员都要遵守一条规定:谁都不能到楼上去,除非有明确要求。而这一情况非常罕见。MAW说MJ注重隐私 。

    MAW最初于2008年在拉斯维加斯认识莫里。2007年在拉斯维加斯,他见过莫里到MJ的家中拜访。20 08年,MAW会应MJ的要求给莫里打电话,让他来给孩子们和MJ自己看病。

    MAW说,在4月、5月和6月,看到莫里的宝马车从排练之后到第二天上午都一直停在那里。在此期间,MJ让 MAW给莫里打过几次电话,虽然他自己有手机。

    MAW说他们一般在下午离开家去排练,知道天黑才回来,但具体的时间常有变化。MAW说,对他来说,在到M J家之前给莫里打电话确认他在家等候并不罕见。

    MAW说,他们24号出发去斯台普中心时晚了。他们大约在下午五六点左右出发,路上花了一两个小时。MJ的 精神很好,坚决要求按时到达。MAW说,他觉得24号的排练非常棒。“MJ告诉我,他只在排练中用了30% 到40%的力气。可我还是觉得很棒。”

    MAW住在洛杉矶市中心,在确认到家后离开卡罗尔伍德回到家里。保安24小时在MJ家值班。他们会检查大门 ,周边巡逻,但都驻扎在拖车里。

    25日下午12:13,MAW接到了莫里打来的电话。因为在洗澡急着穿衣,他无法接电话。等他出来看手机, 他收到了一条短信,让他马上给莫里电话。然后他给莫里回电。莫里没让他拨打911,只是告诉他“马上过来, 并找人上来。”以及迈克尔有不良反应。

    一张MAW手机的照片被采用为控方的第12号物证,另外还有一段语音信箱的视频被列为13号物证。视频信息 的文字列为14号物证。

    “马上给我电话。请马上给我电话。谢谢。”

    沃尔格伦继续展示MAW在25号的电话。

    12:15,MAW给莫里回电。莫里告诉他MJ有不良反应,让他找人到楼上房间去。MAW说莫里起初并没有 要他打911。
    结束和莫里的通话后,MAW在12:16给法希姆•穆罕默德(Faheem Muhammad)电话,让他到楼上去。法希姆告诉MAW,他不在住所,正要去银行办事。MAW让他赶快回 家。

    之后MAW又给阿尔瓦雷茨(Alvarez)打了3次电话,但没打通,于是又给德里克•克里夫兰(Derr ick Cleveland,另一位保镖)电话。他没找到他。后来,他给阿尔瓦雷茨的电话打通了,他让阿尔瓦雷茨到 屋子里去,并让他快点跑。保姆打开门。阿尔瓦雷茨向MAW要进入房子上楼的许可。不久阿尔瓦雷茨挂断了电话 。MAW又打了几个电话。

    MAW:从我家到卡罗尔伍德大约花了30至40分钟。他赶到时,急救员正抬着担架下来。

    MJ的孩子们上了车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MAW觉得莫里看起来手忙脚乱。莫里坐在救护车里。很多人跟着他们 到医院。MAW用孩子们的外套遮挡着,把他们带到医院里面,和保姆一起待在一间房里。他们安排了保安看着门 。MAW守住他们抢救迈克尔的急救室外。慢慢的,迈克尔的经理人,还有家人都赶到了医院。随后,他们得知M J去世了。

    迈克尔被宣布死亡后,莫里问MAW是否有人可以送他会MJ的住所,好让他将MJ的一些药膏拿走,他相信MJ 不想让世人看到那些药膏。MAW说,“让我看看”。他和法希姆说了这件事,他让法希姆告诉莫里钥匙被警方拿 走了。

    他然后再次和莫里说话,莫里让他带自己去找点吃的。MAW拒绝了。

    MAW去找法希姆,让他们给保安打电话将房子锁起来,不要让任何人进出。

    关于找吃的谈话之后,MAW就再也没见到莫里。MAW将莫里的联系方式告诉了警方。MJ被宣布死亡后,MA W和其他保镖坐上几辆车,以欺骗媒体,好让杰克逊的家人不被尾随地离开。在车上,MAW接到一个电话,请他 回到卡罗尔伍德。

    他在卡罗尔伍德和警方进行了交谈。

    氧气瓶在住所里是常见的。安保人员会将氧气瓶送至房子里。

    辩方交叉诘问:

    辩方问MAW首次向探员提及药膏的时间是不是2009年8月。MAW说是。

    MAW否认和法希姆在编造谎话。他说自己只是告诉法希姆应该对莫里怎么说,而法希姆说“做你需要做的一切。 ”

    MAW说,在UCLA和卡罗尔伍德都有大量警察。警方向他询问了当天的时间线。MAW说他一开始和警察的谈 话并未说及细节。

    MAW说,他一天要和迈克尔交谈几次。辩方回过头来问MAW于2007年见到莫里的情况。MAW说他只是看 到莫里去到房子。MAW说他从未听说或了解到MJ和莫里是如何结识的。

    辩方提及MAW和莫里的几次电话,问听起来是否像是紧急事件。MAW说:“我听说有人有不良反应是,并没想 到任何致命的事——对我个人来说是如此。我未被要求拨打911。他告诉我怎么做,然后我就按医生说的做了— —赶紧找个人上楼去。”

    住所每天24小时,每周7天都会有两名保安值班。房子有几道门,这些门上都装了监控设备。只有在迈克尔自己 要求的情况下,家人才被允许进入。




    法西姆•穆罕默德(Faheem Muhammad)证词:

    杰克逊前保安主管法西姆•穆罕默德是星期三休庭前的最后一位证人。他说杰克逊在去世前彩排那晚状态似乎挺好 “彩排很精彩,活力十足。”

    穆罕默德进一步作证说杰克逊死亡那天下午,他来到杰克逊的家里并进到他的卧室,看到杰克逊躺在床边的地板上 ,他的眼睛和嘴巴张开。

    穆罕默德说然后莫里问他和杰克逊的后勤主管艾伯托•阿尔瓦里兹(Alberto Alvarez)“有谁知道心脏复苏术吗?”
    当被问到杰克逊看起来是否已经死亡,穆罕默德回答到“是的。”

    穆罕默德说除了输液架,他没有在卧室里看到任何医疗设备。

    杰克逊的两个年长的孩子,普林斯(Prince)和帕丽斯(Paris)站在父亲卧室外,穆罕默德描述帕丽 斯“伏在地板上”大哭起来,普林斯站在保镖身后,惊呆了并哭泣。

    穆罕默德阐述说他和保姆将孩子们带出房间。救护人员到达后,当他们来到洛杉矶加州分校医院,他和其他保镖保 护杰克逊的尸体不被拍摄。

    就像迈克尔•阿米尔•威廉姆斯所说的一样,穆罕默德也作证说莫里在杰克逊被宣布死亡后,立马想回到杰克逊的 家里。
    穆罕默德说他看到莫里后来独自离开医院大楼,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见到莫里。

    在交叉询问中,穆罕默里说他随同杰克逊去过很多次阿诺德•克莱因(Arnold Klein)的办公室,杰克逊有时从克莱因办公室出来会出现说话迟缓的症状,但没有星期二庭审时播放的录音 那样缓慢。

    穆罕默德说杰克逊曾经对他说“你肯定认为我疯了,”因其经常光顾克莱因的诊所。穆罕默德告诉杰克逊他对此没 有任何想法,杰克逊说他去克莱因那治疗皮肤病。

  14. #14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2011年9月29日 - 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死亡案审判进入第二天。据杰克逊的保安主管作证说,当时,迈克尔·杰克逊的女儿在卧室外伏 地大哭,他的私人医生在其已无生命的身体上用力施救,场面一片混乱。
    生死现场
    在为康纳德·莫里医生(Dr. Conrad Murray)的审判作证时,保安主管法西姆·穆罕默德(Faheem Muhammad)说当天奔上二楼进到杰克逊豪宅的卧室时,他看见保镖阿尔贝托·阿尔瓦雷斯(Albert o Alvarez)正在不安的走来走去,而莫里则浑身是汗地在杰克逊身上做心脏复苏。

    穆罕默德说他和阿尔瓦雷斯交流了两句,后者告诉他:“看上去不妙。”

    这位保安主管说他然后走向床的方向,看到杰克逊的脸庞,“他的眼睛睁开着,他的嘴也微张着。”

    “他是否看上去已经死了?”副检察官大卫·瓦尔格伦(David Walgren)问。

    “是的,”穆罕默德回答说。

    穆罕默德说他随后意识到杰克逊的两名子女,12岁的儿子普林斯(Prince)和11岁的女儿帕丽斯(Pa ris)正在杰克逊的卧室外。

    “帕丽斯趴在地下,蜷着身子大哭,”他说,而普林斯则“一脸惊恐”。
    穆罕默德说他走到孩子们跟前,与他们交谈,然后带他们到楼下,叫来保姆帮忙照看。

    然后他回到二楼的卧室,在某一时刻,莫里曾问他和阿尔瓦雷斯他们之中谁会做心脏复苏。穆罕默德问阿尔瓦雷斯 是否有人拨打了911,阿尔瓦雷斯说一句拨打了。

    穆罕默德说他之后下楼帮助把杰克逊的孩子送到了一辆车中,这样他们就不会看到他们的父亲的被抬到外面送进救 护车。当他们抵达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纳德·里根医疗中心时,摄影师们蜂拥而上,保安们用他们的外套挡住了 杰克逊的身体和孩子们。

    “发生了很多事情,还有他的家人到来,还有人想要溜进来,”穆罕默德说,补充说孩子们随后被带到医院的一个 单独的房间里。
    在辩护律师埃德·切诺夫(Ed Chernoff)的讯问下,穆罕默德透露杰克逊去世四天前曾让威廉姆斯联系一名护士,因为他有“奇怪的症 状”。

    “他的一只手很热而他的脚是凉的,”穆罕默德说。他告诉切诺夫,和警方录口供时,他没有说他联系过护士切瑞 林·李(Cherilyn Lee)。他说警方没有问,他也没想到这有关联。

    切诺夫问证人关于杰克逊和其他医生的关系,包括皮肤医生阿诺德·克莱恩(Arnold Klein)。穆罕默德说有时杰克逊会几乎每天都去克莱恩的办公室。法官拒绝让这个皮肤科医生在本案中作证 。

    58岁的莫里医生,如今被控注射过量药物过失杀害流行音乐之王而站上审判席,如被定罪,他将面临四年牢狱生 涯和吊销行医执照的惩罚。当时,杰克逊正在为伦敦50场演唱会积极排练,却死于急性异丙酚中毒,享年50岁 。

    检察官指控莫里给杰克逊注射强力麻醉剂异丙酚做安眠药,并离开杰克逊的卧室在外面打了45分钟电话和发送电 子邮件,未对病人进行应有的监护。辩护律师则称是杰克逊趁莫里外出时,“自行注射”药物致死。

    检察官还指控莫里在拨打或支使别人拨打911之前,想到的却是先行藏起异丙酚的药瓶和其他医疗 设备

    悲剧谢幕
    周三早些时候,杰克逊的私人助理迈克尔·埃米尔·威廉姆斯(Michael Amir Williams)出庭作证,回忆了迈克尔·杰克逊生命的最后几天的情景:充满了歌迷对他的赞美,而他则激 情地为演出准备。

    杰克逊和在他寓所外和斯台普斯中心外的祝福者们聊天,精神很好。他每天回家前都在斯台普斯中心排练歌舞。然 而,威廉姆斯说,之后事情发生了悲剧性的转折。
    威廉姆斯说,在6月24日下午晚些时候,他安排了车陪他的老板去斯台普斯进行一场重要的排练。他说杰克逊精 神很好,并让车在门口停下,以便他摇下车窗和一直在那里扎营的歌迷聊天。

    “他会确保我们停下,让他伸出手,做任何可以告诉歌迷他爱他们的事,”他说。

    威廉姆斯设法观看杰克逊在台上的表演。“我是个雇员,但首先我是个歌迷,”他说道。“我会尽力偷偷溜进去看 他表演。我得一直工作,但我还是可以看一会儿他表演。”

    他的表演怎样?检察官代表大卫·瓦尔格伦(David Walgren)问。
    “个人而言,我觉得棒极了,”威廉姆斯说。“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他告诉我排练时他并没有投入100 %的精力。他只投入了40%。但我觉得他棒极了。”

    之后他们回到杰克逊租的荷尔贝山的寓所,并在门口停了下来。“他精神很好,”威廉姆斯说。“他想停下来打招 呼。他还和歌迷聊了会儿。”

    房子外面莫里的车停在老地方。

    威廉姆斯把给杰克逊的礼物拿进屋子,道了晚安。威廉姆斯和保安交接之后回家了。

    然而第二天,他说他接到康纳德·莫里的一个发疯似的电话。中午12点13分,他的手机响了。而他还在洗澡。 莫里于是给他留了语音信息,“立刻给我电话”,他在两分钟后看到信息,于12点15分赶紧覆电 。

    “他说,‘马上过来。杰克逊先生有不良反应。’他说,‘立刻找人来,’”

    “他叫你打给911了么?”瓦尔格伦问。

    “没有,”威廉姆斯说。

    他回忆说他立刻打给杰克逊的保安阿尔贝托·阿尔瓦雷斯。“我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得进屋去’ ……我说,‘跑着去。赶快。’”

    威廉姆斯说他30-40分钟后,从他市内的家中赶到那里时,看到杰克逊正被送入救护车。他帮着把杰克逊的三个孩子找来,让他们 上了一辆车去跟着救护车。

    “莫里医生看起来什么样?”瓦尔格伦问。

    “神情狂乱,”他说。“我知道这很严重。”

    威廉姆斯说他在急救室外等待时,莫里医生和一群医生出现了。“他走出来拉上了窗帘,”他轻声说。“莫里说, ‘他去了。’”

    此时瓦尔格伦让威廉姆斯确认了杰克逊孩子的照片。那张在杰克逊死后不久的追思会上照的照片被投在法庭的大屏 幕上。在交互讯问时,辩护律师埃德·切诺夫(Ed Chernoff)讯问威廉姆斯关于莫里在医院的行为。他说莫里要求被带回杰克逊的家里去收回一些药膏,他 认为杰克逊不希望公众知道。后来发现药膏是这位歌手用来治疗他的白癜风的一种皮肤增白膏。
    威廉姆斯说他觉得警方不会让任何人回到豪宅里,所以没带莫里去,并编造了一个借口说警方已经没收了钥匙。他 说他当时还让穆罕默德“确保任何人不得进出那个豪宅”。
    他说后来这位医生又说他饿了,想要吃东西,让他开车带他去,但他也推托了。
    在接受辩护律师埃德·切诺夫讯问时,威廉姆斯承认他直到2009年8月才告诉警方关于杰克逊被宣布死亡后, 莫里对他说的这些话。
    切诺夫暗示威廉姆斯从莫里的电话里知道事情的紧急。
    威廉姆斯否认。
    “当我听到说某人有‘不良反应’时,我不会认为是致命的,”他说。“他没让我打911。”
    贪婪的莫里
    AEG现场娱乐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保罗·贡加韦尔(Paul Gongaware)在周三也继续作证,他说杰克逊在他去世前两天的彩排中看起来很投入而且很有活力。

    检察官让贡加韦尔描述演唱会的重要性,试图表明在杰克逊2009年6月25日去世前,这位歌手和他的医生都 很投入地为演出准备。贡加韦尔还证实在演唱会筹划的相关人员抱怨歌手缺席了几次会议后,他看到莫里出现在杰 克逊的一次彩排现场。贡加韦尔作证说,当杰克逊主张要一个医生时,他们打算在英国本地雇佣一个。但杰克逊坚 持要莫里。于是他联系了莫里,莫里要价500万美元的年薪。贡加韦尔说没门,这个数字太荒谬。但杰克逊坚持 要莫里。于是他提出给莫里15万美元的月薪。当莫里知道这是杰克逊本人邀约后,他接受了。
    辩护律师艾德·切诺夫随后简短地讯问了贡加韦尔。

    交互讯问时,贡加韦尔承认杰克逊的母亲曾起诉过AEG,认为他们忽略了莫里为杰克逊工作时对他 的监督。

    莫里索要心脏复苏机
    在他之后,是AEG现场娱乐公司的律师凯西·乔瑞(Kathy Jorrie)作证,她说,2009年6月24日,在杰克逊去世的前一天,莫里还在讨论作为杰克逊的私人医 生加入他的巡演的事宜。她说她正在为一家保险公司收集信息,需要确定杰克逊健康状况良好并可以 投保。

    “莫里医生不断告诉我迈克尔·杰克逊非常健康,状况很好。不要担心。他棒极了,”她回忆道。

    乔瑞还为莫里起草了他的雇佣合约。她证实,在合约商讨时,莫里曾要求修改合约,让他可以再雇另一名医生,以 防他在杰克逊伦敦表演期间太疲劳或不方便。“他想确保有其他人可以提供帮助。”乔瑞说。

    乔瑞说莫里在他的合约中加了一条,当他们到达伦敦时,需要一台心肺复苏机器。杰克逊“就是这样 ”(This Is It)演出将举办50场,历时九个月。莫里说考虑到杰克逊年龄,他需要预防。“他需要确定当出了状况时他有 这台机器备用,”她说。“他还告诉我这是惯例。”

    “我们不能冒险,”乔瑞说莫里这样告诉她。

    雇佣莫里的合约规定每月付给他15万美元,合约签订时,生效日将逆反到5月1日开始算起。据她说,莫里还有 次知会她,在“就是这样”演唱会的三个月休整间隙,他也希望获得15万美元的月薪。她问杰克逊是否知道并同 意这个花费,医生说杰克逊已经同意(这个钱将由AEG从拨给杰克逊的费用中扣取)。

    她说她也提及过这个数字有点过高,但莫里说他要关闭四个诊所来为杰克逊一个人服务。

    莫里在杰克逊去世的前夜签下了这份合约,并传真给她。

    然而,杰克逊却最终没有来得及签下他的名字。

  15. #15
    Points: 27,972, Level: 98
    Level completed: 63%, Points required for next Level: 378
    Overall activity: 0%
    Achievements:
    Three FriendsVeteran25000 Experience Points

    Join Date
    Jul 2011
    Posts
    1,940
    Points
    27,972
    Level
    98
    Thanks
    6
    Thanked 2,170 Times in 332 Posts

    Default Re: Chinese Translations

    MJ的后勤总管阿尔伯托•阿尔瓦雷茨(Alberto Alvarez)作证

    检察官沃尔格伦直接质询:
    6月。阿尔瓦雷茨说他在卡罗尔伍德为MJ工作,他是后勤总管,先遣队的一员,在MJ到达某地时负责确认一切 安好。
    阿尔瓦雷茨从2004年开始断断续续为MJ工作。2008年12月到2009年1月间,他被电话召来再次为 MJ工作。阿尔瓦雷茨说这次是全职工作,报酬也很不错。
    保安待在屋外的拖车里,只有在被要求的情况下才能进到房子里去。有两种不同岗位的保安:寓所保安和私人保安 (保镖)。私人保安包括迈克尔阿米尔•威廉姆斯(MAW)、法希姆•穆罕默德(FM)、阿尔伯托•阿尔瓦雷 茨(AA)、伊萨克(Isaac)和德里克(Derek)。
    阿尔瓦雷茨首次见到莫里是2009年1月中卡罗尔伍德。4月、5月、6月间,他每周见到莫里5-6次。阿尔瓦雷茨知道莫里在这里过夜,也知道氧气瓶的事。他时常见到莫里带走空氧气瓶,又搬来满 的。
    6月24日,下午5点后,他们送MJ去排练。阿尔瓦雷茨确认MJ的绿房间(更衣室)一切顺利,他的工作包括 调节房间温度,检查场地安保等。MJ大约于下午6:30到7:00间到达。阿尔瓦雷茨开着电瓶车接到MJ, 将他送到更衣室。MJ很开心,兴致勃勃。阿尔瓦雷茨待在后台。他有时会去看一眼MJ的表演,认为他的表演很 不错。排练后,他们再进行同样一遍流程。MJ仍然很高兴,兴致不减。他们回到卡罗尔伍德。莫里的车已经停在 那里了。MJ回到家,他们帮忙递送礼物。MJ对他们说“晚安”。
    随后他们将礼物搬进去,确认大门安全后进入保安拖车里写报告。之后他们回家,寓所保安留在那里 。
    6月25日,阿尔瓦雷茨上午10:15来到卡罗尔伍德。他坐在拖车里等待具体指示。他下午12:15左右的 时候在保安车里。

    电话记录。MAW和阿尔瓦雷茨之间有过4次电话,都是互相想要联系到对方。另外有一个由MAW打给AA的电 话,他们终于通上话了。MAW问阿尔瓦雷茨在哪里,让他马上起来到房子前面去,不要引起骚乱。MAW问他是 否走着去的,阿尔瓦雷茨说是,MAW告诉他跑过去。阿尔瓦雷茨来到前门,想要打开门,但是门被锁了。保姆过 来打开问。从玻璃门外阿尔瓦雷茨看到了保姆罗莎琳德(Rosalind)、帕丽斯(Paris)、凯伊•蔡 斯(Kai Chase)和莫里在二楼。莫里两只手扶着栏杆正往下看。
    阿尔瓦雷茨告诉MAW他在房子里面。MAW让他跑上楼。普林斯(Prince)正在楼上往与阿尔瓦雷茨相反 的方向走去。
    沃尔格伦展示了房屋平面图片,让阿尔瓦雷茨指认莫里当时的位置,并指认房间。
    阿尔瓦雷茨说他为MJ工作6个月来只上过两次楼,是带MJ的发型师上来。
    莫里对他说,“阿尔伯托,快点过来。”阿尔瓦雷茨意识到事态严重。他挂上和MAW的电话,跟着莫里进到房里 。
    阿尔瓦雷茨看见莫里对MJ进行胸部按压。MJ在床上。阿尔瓦雷茨看见MJ仰面躺着,双手掌心向上摊子身体两 边,两个眼睛和嘴都张着,脸略为朝向左侧。莫里正在用一只手(左手)对MJ进行胸部按压。
    莫里对他说,他们得把MJ送去医院。阿尔瓦雷茨向床走去,手里拿到了口袋里的手机。普林斯和帕丽斯跟着他进 了房间,他们就在他身后。帕丽斯尖叫着“爸爸!”,哭起来。莫里说“别让他们看到爸爸这个样子。”阿尔瓦雷 茨把孩子们赶出门,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的,别担心。
    回来之后,阿尔瓦雷茨问莫里发生了什么事。莫里说“他有不良反应”。阿尔瓦雷茨当时站在床尾。
    阿尔瓦雷茨看到MJ的阴茎上有一个塑料制品,用来收集尿液。他知道那是安全套式导尿管。他没有看见任何监测 设备,也没有通风设备。阿尔瓦雷茨看到一根用来输氧的干净塑料管连在MJ的鼻子上,还看到一个 静脉注射架。
    莫里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些药瓶,让阿尔瓦雷茨将他们放进袋子里。阿尔瓦雷茨撑起袋子,莫里将药瓶倒进去。莫里 让他将这个塑料购物袋放进棕色袋子里。然后莫里让他拿掉注射架上的袋子,将它放进蓝色袋子里。阿尔瓦雷茨说 ,那个盐水袋里有个药瓶。
    沃尔格伦:“你为何要听从这些指示?”阿尔瓦雷茨说“我当时相信莫里是为了MJ好,没有质疑他的权威。我以 为我们是在为去医院做准备。”
    静脉注射架上有2个挂钩,上面各挂着一个盐水袋。莫里并没有让阿尔瓦雷茨拿走另一个。阿尔瓦雷茨制备要求拿 走里面有药瓶的那个盐水袋。他看见盐水袋的底部有奶白色的物质。

    沃尔格伦给阿尔瓦雷茨看了盐水袋的图片。袋子被剪开了,阿尔瓦雷茨说他25号当天并没有看到它被剪过。沃尔 格伦向陪审团展示了剪开的口子,然后又展示了一个空的100毫升异丙酚瓶子。沃尔格伦将瓶子通过剪开的口子 重新放入袋子里,展示给瓦尔格伦和陪审团看。
    (早间休息)
    阿尔瓦雷茨说所有这些事都发生得非常迅速。他说自己是在服从莫里的指示。
    法庭播放911电话录音。阿尔瓦雷茨显然很难过,听录音的时候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阿尔瓦雷茨和莫里将MJ从床上移到地板上。他看到有条干净的塑料管一头连接着输液架上的袋子,一头连着MJ 的腿。他们搬动MJ时,莫里将其拿走了。莫里从一个包里取出血氧仪夹在MJ手指上

    阿尔瓦雷茨说,6月25日的前几天到一周时,莫里问保安人员要AAA电池,他当时看到莫里拿着这个设备。阿 尔瓦雷茨问题这是什么,莫里说是一个类似心脏监护仪的东西。
    法希姆来到房间。阿尔瓦雷茨说“看来不妙”。莫里问是否有人会做心肺复苏。阿尔瓦雷茨和法希姆互相看了一眼 ,然后阿尔瓦雷茨上去帮莫里做心肺复苏。阿尔瓦雷茨开始用两只手做心脏按压。他之前就会心肺复苏,是以前游 泳时学的。莫里给MJ做口对口呼吸。莫里说:“这是我第一次做口对口呼吸,我必须这么做,因为他是我朋友。 ”阿尔瓦雷茨继续进行胸部按压。不久急救员赶到,将他们替换下来。阿尔瓦雷茨说没有迹象表明MJ 还活着。
    急救员将MJ从床边移到床尾处。阿尔瓦雷茨下了两次楼,检查孩子们的情况,并和MAW碰头。急救员将MJ送 下来时,阿尔瓦雷茨正努力分散孩子们的注意力,以避免让他们看到父亲的样子。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医院,阿尔瓦雷茨请求狗仔队放过他们,说这是私密时刻。他遮挡住MJ进去,在医院里等 候。莫里过来找阿尔瓦雷茨感谢他的帮助,阿尔瓦雷茨说“我们尽力了。”当时阿尔瓦雷茨并未怀疑莫里有任何错 误。莫里一开始说他饿了,问是否有人能送他回家。阿尔瓦雷茨没有回答,莫里然后又去问MAW。阿尔瓦雷茨最 后见到莫里是在急救室外说“我希望他能挺过来。”
    阿尔瓦雷茨和其他保安在MJ被宣布死亡后开车离开医院,MJ被送至尸检署。他们回到卡罗尔伍德,警察已经到 哪里。他们待在房子外面和探员谈话。阿尔瓦雷茨被要求将孩子们的小狗肯尼亚(Kenya)送去海文赫斯特( MJ母亲的住所)。
    媒体联系过阿尔瓦雷茨20-30次,要他接受采访并愿意付钱。他们愿意给他20-50万美元不等,但阿尔瓦雷茨拒绝了。阿尔瓦雷茨说这一事件对他的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他失去了一份收入不 菲的全职工作,经济陷入困境。他说自己完全失去了收入来源。阿尔瓦雷茨说自己应竭尽所能坦诚配 合警方。
    辩方律师切诺夫交叉诘问:
    预审听证之后,阿尔瓦雷茨画过一张输液袋的图画。辩方出示了另一张给警方画的图。阿尔瓦雷茨不记得自己画过 这张。辩方质疑阿尔瓦雷茨之前一直未提及那个带尖头的橡皮塞。切诺夫说今天的输液袋里并没有任 何白色物质。

    切诺夫问阿尔瓦雷茨是否可能搞混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阿尔瓦雷茨说没有。切诺夫问是否有可能莫里让阿尔瓦雷 茨收集药瓶是发生在呼叫911后急救人员到来之后,去医院之前。阿尔瓦雷茨说不可能。
    辩方回顾了阿尔瓦雷茨的电话,以及他是如何进入房屋内部的。阿尔瓦雷茨当时已经明白出事了,但并不知道是否 跟MJ有关。辩方又回顾了一遍阿尔瓦雷茨进入房子后所做的事情。阿尔瓦雷茨基本上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证词。他 说自己进入房间时很震惊。切诺夫在一块写字板上记下了阿尔瓦雷茨行动的时间线。陪审员表示看不清。辩方继续 回顾事件,还将阿尔瓦雷茨的证词与他在预审听证的证词拿来对照。切诺夫问及911电话和将药瓶放入袋子里的 事。大部分问题都是关于当时他是否仍未呼叫911以及莫里怎样将药瓶放入袋中的。基本上,辩方又回顾了一遍 阿尔瓦雷茨的事件时间线。
    (午餐休息)
    辩方继续交叉诘问:
    仍然在讨论阿尔瓦雷茨描述的事件和时间线。切诺夫将时间线写在一张纸上。
    切诺夫问阿尔瓦雷茨是怎样拿输液袋,以及怎样将它从架子上取下的。阿尔瓦雷茨说他拿着袋子从顶部取下的。他 首先提到取下输液袋是在2009年8月与警方的第二次谈话中。那次他按指纹确认。
    切诺夫再次问阿尔瓦雷茨是否可能搞错时间先后顺序。阿尔瓦雷茨说不会。
    阿尔瓦雷茨对照与呼叫911的文字记录指出将MJ移到地板上的时间。调度员说,把他挪到地板上,阿尔瓦雷茨 按命令行事。阿尔瓦雷茨说,,他边和911调度员说话边将MJ移到地板上。他说自己将电话夹在肩膀上。切诺 夫播放了911电话录音,阿尔瓦雷茨指出了他们将MJ移到地板上的时间。
    阿尔瓦雷茨澄清了他画的图画。他澄清说,那上面是一个小盒子,从里面穿出来是根线,不是针头。

    切诺夫提到媒体的报价。阿尔瓦雷茨说2009年8月他跟警方谈话前就有媒体给他报过价钱。切诺夫说阿尔瓦雷 茨在6月的谈话中并没有提过8月份谈话中的大部分内容。
    切诺夫播放了一段阿尔瓦雷茨在医院的录像。阿尔瓦雷茨守在MJ被宣布死亡后,存放他遗体的房间外面。切诺夫 说当时周围有很多警察,问阿尔瓦雷茨是否向他们提过收药瓶的事。阿尔瓦雷茨说没有。他在医院时就接受过警方 的调查。
    保镖回到卡罗尔伍德,和探员谈话。切诺夫展示了房屋外面的照片,让阿尔瓦雷茨指认照片中的人。切诺夫再次问 阿尔瓦雷茨当时是否告诉探员药瓶的事。阿尔瓦雷茨说没有。
    切诺夫提到盐水袋,问它是否连在MJ身上。阿尔瓦雷茨说是。切诺夫问它是否还与其他东西相连接,阿尔瓦雷茨 说没有。
    阿尔瓦雷茨在CNN上看了关于证据的报道,见到探员拎着一个浅蓝色的袋子走出房子。他从新闻里听说异丙酚的 事,了解到这种药物是白色的。他说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触碰过这些物品,觉得自己应该跟探员谈谈。他认为自己 应该将这一情况报告给警方。
    切诺夫询问了阿尔瓦雷茨的工作。阿尔瓦雷茨说他现在无法得到长期工作。他为MJ工作的经过:2004年为M J工作6个月;2007年终拉斯维加斯为MJ工作了几个月;2008年在拉斯维加斯工作了2-3个月。MJ去世后,他曾经为MJ的家人工作过。他会打电话去查看孩子们的情况,凯瑟琳(Katherin e)的助手提起他可以当杰克逊家族的保安。这一谈话发生于2009年11月。2010年,阿尔瓦雷茨为杰克 逊家工作了几个月。切诺夫想要问他还为哪些名人工作过,被反对。
    切诺夫问及阿尔瓦雷茨与莫里的关系,他们是不是朋友。切诺夫想问莫里为何会与阿尔瓦雷茨共谋藏匿证据,被反 对。反对有效。
    沃尔格伦再次询问:

    沃尔格伦回顾了切诺夫写的时间顺序,问阿尔瓦雷茨大部分事件是否是同时连续发生的。沃尔格伦问的很快,帕斯 特法官请他说慢一点,开玩笑说“我看水蒸气都冒出来了。”
    切诺夫再次诘问:
    切诺夫问阿尔瓦雷茨做这些事的时候是否速度很快。阿尔瓦雷茨说他的行动迅速,而且他是个“很有效率的人”。 法庭上响起了笑声。

Bookmarks

Posting Permissions

  • You may not post new threads
  • You may not post replies
  • You may not post attachments
  • You may not edit your posts
  •